首页 > 线缆原材料 > 国产中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现状分析及发展方向

[技术资料 ] 国产中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现状分析及发展方向

P: 2019-08-28 09:22:13

1

中国屏蔽料自 1989 年在上海高分子材料功能研究所Buss 机小样试生产起, 将近有 30 年的历史了,当然,之前有中国两家最大电缆企业都涉及到自制国产屏蔽料的经历。前沉阳电缆厂在辽宁盘锦搞过这个项目,前上海电缆厂在崇明岛上也搞过。当时的技术综合水平、材料、设备。这些不能与现在而相并论了,那时世界上只有美国UCC、英国BP、瑞典NESTE,日本的NUC 还没有生产出来,也没有今天的北欧化工、韩国的 DYM。由此可见,30 年前的中国屏蔽料完全可以说是一个空白。但是当时中国南北最大的两个电缆国营企业的眼光都非常远见,一定要国产化,一定要有自己的半导电屏蔽料行业。而 30 年前沉阳电缆厂是亚洲最大的电缆制造企业。30 年前,中国电力电缆(化学交联)生产线只有 20 条。中国白城及进口的,而其中国产的用蒸汽加热的生产线全部在沉阳电缆厂和上海电缆厂诞生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美国的戴维斯、欧洲的诺基亚、特勒斯特、麦拉菲尔等生产线逐步进入了中国市场,因而在改革开放的前几年, 中国的电力电缆是一种洋机吃洋料的现象。而随着沉阳电缆厂,上海电缆厂国产屏蔽料开发的失败,在这一时间段,国产半导电屏蔽料是无人问津的,可交联聚乙烯半导电屏蔽料成为电力电缆行业的高大上的材料了,可望而不可及。因而,开发创新是我们搞电缆材料人的一个极其崇高的职业、自身任务和初心。

随着上海高分子材料功能研究所的小样进入市场,立刻得到了沉阳电缆厂、上海电缆厂、郑州电缆厂、昆明电缆厂、湘潭电缆厂的应用。而当时,他们都是国企,央企,军企啊, …再现在看看,…都没有了…。从我内心来说,…应该感谢这些企业,…如果得不到当时他们的鼎力支持,特别是电缆行业中的工程技术人员的帮助,可能国产屏蔽料问世还要晚那么一点点了。

随着国家的进一步开放,中国真正的早期屏蔽料企业在江苏诞生了,我创办了苏州公司。而如今的江阴海江是中国屏蔽料行业集研发、应用和市场规模比较大的专业化企业。

中国目前的中、高压半导电屏蔽整个市场约有 15 万吨之上,而随着国家消费基建拉动,投入(50 个机场)和一带一路的市场需求,中国生产制造的中、高压半导电屏蔽料如果依照这种速度发展的话,我个人可以实实在在的预言,21 世纪的中国半导电屏蔽料必将是领袖天下,中国制造的屏蔽料将定突破 20 万T 以上。以江阴海江为对照,为缩影,我们的国外的市场已经分布世界各地区,东南亚、中东、南美、东欧、非洲,因此,我们说中国是世界屏蔽料生产制造的领袖,是毫不为过。不管特朗普怎么折腾,搞贸易战,而日本人却用中国的海江屏蔽料制成的电缆依旧进入美国电网,进入它的电缆市场。当然,美国陶氏,北欧化工在 35KV 及以下的半导电屏蔽料因无利润而退出国际市场也是原因之一。

我现在先说一下的是目前中压(35KV 及以下)半导电屏蔽料的现状和分析。现状,这个现状有技术认知问题,也有材料正确应用的问题等等。先谈谈技术质量认知问题,现在中国的半导电屏蔽料的制造中心主要在长三角,主要集中在江苏一带,有些零星分布在河北一带。这些生产企业,在技术上,管理上,参差不齐。有的企业没有任何技术人员,更没有任何研发力量,他们通过市场手段拿到人家配方,依葫芦画瓢,是一根螺杆做到底,对高分子材料基本知识一点也不认知,这种企业肯定走不了多远的,有的已经日落西山了,慢慢的在萎缩。因为没有自己的技术,更没有质量理念,是中国早期改革开放初期典型的小作坊。而随着西安“奥凯事件”后,对这种小作坊更是一个更加巨大的冲击,任何市场,是以质量为本,是在创新者的手中,一根螺杆、一个配方吃一辈子的现象将不复存在了。

各位领导,半导电屏蔽料是电力电缆重要的至关决定性材料,导电性是屏蔽料的硬性指标,是严标准,高要求。导电性更有不同温度下的不同导电率, 而那些小作坊对导电机理,特别是碳黑对导电的三原理没有认知,即宏观的“导电通道”,微观的量子力学“电子隧道”以及“电场发射学”。特别是对半导电屏蔽料所用的导电剂:“碳黑”没有基本的认识。我们说半导电屏蔽料的质量灵魂是所加的碳黑体现,加入了真正的导电碳黑,有一个十分理想的塑化、分散, 就是一个合格的半导电屏蔽料了。我们所做的半导电屏蔽材料就是有机导电材料,复合导电材料并与温度起舞的热敏性导电材料的总称。

炭黑的性质,是百分之一百的决定半导电屏蔽料产品的性能优劣,碳黑不仅决定半导电屏蔽料的导电性能,更可以左右产品的物理性能的变化,产品的优良的功能性,甚至可以决定你产品的市场价值。

目前 35KV 及以下中压等级的国产屏蔽料中的生产企业,有技术力量的在细化正确使用导电碳黑的,也有的是“牛吃蟹”,就是牛吃螃蟹。不加品味的生吞活剥,粗制滥造。他们不分内、外屏半导电屏蔽的各自特性要求,二种功能性产品,一种碳黑来通用,这是中国半导电屏蔽料目前存在的最大的问题和悲哀。而且这种现象在蔓延,为什么,方便!价格又低,主要还是经济利益在驱动,而这种半导电屏蔽料用作电力电缆上将是一个非常潜在的定时炸弹。除非这根电缆从安装开始一直供电运作下去,不能停电,一但停电,将给整个电网造成巨大的损失。那么,为什么呢?大家应该知道:半导电屏蔽料分为二种功能性,一个是外屏蔽料,它是均衡XLPE 电场的屏蔽,一个是内屏蔽料,它是均衡导体电场的屏蔽,功能不一样,所在电缆结构中位置也不一样。在这是明确的告知大家,任何电力电缆,不论是交流的,直流的,半导电内、外屏蔽料的功能性是不一样的, 它们的导电率,电阻的被破坏性是不一样的,外屏的导电可能保持稳定,而内屏的导电性却是相反的。一个电缆的寿命大部分是由内屏的质量来确定的,电缆停止工作后,如果重新启动运行,肯定有一个再加热的问题,反复加热后的内屏电阻导电性下降,电缆要受到致命的破坏。

半导电内屏蔽料所用的碳黑是与外屏蔽根本上应该是不一样的,它所选用的碳黑必须是高结构的,它的吸碘值应该大于 75 以上。DBP 吸油率必须达到 170以上,而那些吸碘值小于 50 以下,吸油率小于 130 以下的碳黑不是高结构。它们是低结构的软质碳黑。它们的导电性被破坏性非常大,如果剪切力大的话, 它的导电通道,电子隧道中断,导电性的葡萄串连串状被打碎成“花生米状”, 导电通道没有了,导电隧道没有了,只有电场发射还微弱存在,这种存在的导电性是伪导电。而材料出厂检测出来的电阻率是“伪电阻”,伪电阻屏蔽料挤成电缆后,连贯的导电性能丧失,这种现象在电力电缆做局部放电的时候,示波仪中显示是类似医院心电图死人的波型状,一根直线,不论电缆厂采取任何二端截断处理,它永远是不会起波动的,因为它没有导电通道,隧道了。没有了导电通道,它也不是什么导电材料了。尽管碳黑的含量存在,功能却成为着色剂,而不是导电剂了,就是护套料的黑色而已,因为它的功能性已经失去,改变了材料的特性。

刚才说到软质碳黑被制成内屏后检测后的电阻是“伪电阻”,也是“右侧” 电阻,是非常娇嫩的,经不起电缆厂二次挤出剪切,碳黑随着在聚合物中加工显示的电阻有二个值是相同的,那就是左右导电值,这个左、右值分布在电阻曲线上可以看出,是对称的.
如图:

 

在左侧电阻的二次加工时越做越优良,导电性在提升,也就是碳黑在制造过程中分散良好,导电通道已理想建立,甚至可能做到全导性。而右电阻侧是饱和分散后,如果再剪切、加工,这个再剪切也包括电缆厂的应用挤出,那么碳黑的架构被打碎,同样的 100Ωcm 电阻,右电阻的导电性会急速下降,因为碳与碳之间的结构距离只有几个埃,这个“AI”是纳米的十分之一,不能再分离,不能打碎,也不可能回来破镜重圆了,也就是碳黑导电机理节说的“微观电场发射无效,距离远了,导电通道建立不起了!


这种现象,屡见不鲜,在这里非常直诚的说,半导电屏蔽料内、外两种型号,内、外半导电屏蔽料所用碳黑的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内屏导电性往往破坏性特别大、而它所在工作环境(有铜,铝不同的导体,比重不一样,无法挥发低分子物),加工环境与外屏蔽完全不一样,外屏在电缆厂是不断挥发,而内屏是在不断的加温,保温,特别是铝芯的导体,破坏性非常大。千万不能被无良碳黑制造商的推销,忽悠了。什么通用型导电碳黑,那是在瞎说,在给你吃药啊。说重一点是对中国电力电缆的长期质量运作留下来了隐患。当然,我不排除创新,创新要有基础理论上的科学平台!

 

鸡永远生不出鸭蛋的,但鸡它可以生双黄蛋,三黄蛋。这是质与量的关系,不能乱搞。


谈完了半导电屏蔽料中的碳黑正确应用后,下面再谈一下半导电屏蔽料所涉及到的另一个配方材料现状及问题。


大家知道EVA 是有双重性的一种聚合物,它既可以看作塑料,也可以看作橡胶,它是人类三大合成材料;纤维、塑料、橡胶中的有双重性的佼佼者,那么任何人工合成橡胶就可以充油,因而在中国的半导电屏蔽料的早期开发中,本人就首先应用了白油。真正的白油是矿物油,也叫石蜡油,它是石油所得精炼液态烃的混合物,而且要脱蜡,加氢脱色而形成的无色无味透明并且加抗氧剂的润滑油。白油中含有活性的功能团有塑化功能,它与EVA 可以相溶可以改变聚合物的加工流动性,柔软性,当时我们没有高VA 含量EVA,如 33%VA,VA 过高的话,储存,加工比较困难,而国外陶氏等早期是用高含量的 EVA 的,他们几乎是选用了33%的EVA,在 28%的VA 的EVA 中,添加一点白油,它的柔软性可以与 33%比美, 与碳黑的包复性提高。


而中国屏蔽料行业中,早期以北方沉阳电缆厂所属的盘锦电缆料厂是不用白油的,而南方基本上受本人影响,全部使用真正的白油的,现在北方也开始慢慢地使用白油了。因为不用白油,辽宁盘锦所用的EVA 是 8-33,而南方一般不选用VA33%,而选用 VA28%,一个是价格相差非常大,而且 33%不容易加工,受温度和压力影响,北方温度与南方有差异,容易结团,在失重法计量称上无法工作, 无法输送,当然在密炼机上是另当别论了。


真正的白油,用途广泛,医用,化妆品等等,橡塑成型加工等等,我们中国屏蔽料行业中现在所用白油已经变质了,离谱的不像话。有一次与国外同行交流,当然我知道国外是不用液体白油的,尽管现在韩国人也开始用了,他们检测了中国的 35KV 内外屏蔽料,得出一个结论:rubbish(垃圾)。当时我知道,不是我的屏蔽料,但他也是我们中国屏蔽料的同行啊。非常无奈。

到后来知道,他们在创新了,不用真正的白油,在用回收油,什么油都有, 那种所谓的“白油”是深棕色的,闪点非常低,国外同行做热失重(热挥发)时, 整个实验室都是烟雾。而这种所谓的“白油”有腐蚀性,较高酸性,它不仅腐蚀自己的加工装备,甚至腐蚀电缆厂的挤出机,硫化管,厚度测扁仪(西克拉), 甚至电缆厂排污系统来不及工作,这就是一个突出的现象。我们海江公司的产品绝不用“黄色”的假白油!那种价格低廉的所谓白油,就类似餐饮行业中禁止使用的地沟油,当然地沟油可以深加工演变成航空汽油,也就是为什么国外同行称中国屏蔽料为垃圾的真正产生的原因,这种垃圾油,闪点非常低,酸值高,发烟量大。确实不能做为电力电缆屏蔽材料所用啊!


我现在谈了 35KV 及以下中压屏蔽料目前的存在二个现象,事实上有许多原因存在,因为时间有限,下面还要再谈一下高压 220KV 及以下超净,超光滑半导电屏蔽料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所以如果下次有机会,可以与大家一起互动, 互相学习,以提高中国半导电屏蔽料行业的整体水平。

江阴市海江高分子公司占据整个市场的 28%,而且已大量出口到国外,我们有 30 年的半导电屏蔽料生产制造经验和延续的研发能力。


中国最早的 110KV 半导电屏蔽料已经在东北电网运营了十几年了。包括大连周水子机场,哈尔滨电网。实至今日,已经向市场投放1000 吨以上。因为受到国家一些机构的限制,国家电网明文规定是不许使用国产 220KV 及以下半导电屏蔽料。多年前,我在《中国电线电缆》发表一篇《110KV 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研发和生产》,编委专家团用整整一天审稿,编委问这问那,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没有高压屏蔽料标准,没有关键词,得按北欧,陶氏等标准来考核我们,而北欧,陶氏的标准,质量又如何呢?今天,我不知道北欧,陶氏是否有人参加这个论坛,如果有的话,我非常客气的说,中国 220KV 半导电屏蔽料的水平不差你们, 这不能由我自己说,给大家一个信息,国家电网邀请我们参加制定“220KV 及以下半导电屏蔽料标准”,各位,对我们来说,这是不容易的。之前明文规定不准使用国产料,我们偷偷的生产,电缆厂偷偷的用,这个情况国家是知道的。这是档不住的市场发展趋势和真正的创新。就如我30 年前推广 35KV 等级半导电屏蔽一样,困难重重。我记忆犹新。一个大型的国家电缆企业首先用了我的 35KV 半导电屏蔽料,局放试验也合格了,到了长江武汉大桥上现场铺设施工,然后通电, 通电前工程总指挥问我:“冯总,马上通电了,行不行?”我说:“行也行,不行也得行,已经铺设了,没有退路了,要么咋俩跳长江自杀,怕什么呢!”这些专家是享受国务院津贴,但他还是怕,他不是崇洋媚外,他是怕上司,怕领导, 他是怕中国的产品稳定性啊!第一次使用国产的半导电屏蔽料嘛,当时有这样的胆子也不容易了。。。现在不是怕了,前段时间国家电网领导人是不作为。。。而现在情况,大家心里明白就可以了。当然最近变了,这是必须变得,现在请我们参加国家电网材料标准的制定,这是两个原因,一个是高压半导电屏蔽料是国家战略物质,欧洲人,美国人可以根据出口到中国的半导电屏蔽料计算出中国电网的规模,用途(军用机场,港口。)几年前国家十二五发展规划中已经明文高压材料要国产化了,不能拖了。第二个的是感谢特朗普,是他,加速了我们国家高压材料的标准化,市场化。


前期国家电网正式邀请我们江阴海江公司参加制定 220KV 及以下高压半导电屏蔽料标准。通过对美国陶氏,北欧化工,江阴海江,德威的产品进行自检,他检,检测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我们中国的产品比北欧的好,好在哪里,他们的凸出物每平方米有 3-4 个(50-70 微米),我们的为“0”,这是按照北欧化工,美国陶氏的检测方法而进行的,也就是激光扫描,它是将 220KV 料状投入挤出带状(8-10 毫米),然后将带状,进行运行(像电影胶带一样),运行中,发射的光源对带状表面进行扫描,如果射线碰到凸出指后马上返回(也类似雷达电波)到仪器中,仪器会自动记录它的高度,宽度,数据报告即刻打印出来。


220KV 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目前中国只有江阴市海江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及德威有能力生产。当然这个能力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硬件方面.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方面包含着“料,法,环”,另一方面是对 220KV 耐压等级的理解, 它的产品要求与特点,它的配方要素的主要功能性的呈现,高压产品的功能性, 特别除了优良的导电性外,及它的健全的物理数据。而在这里特别强调的是,它的 “二超”:一,超干净、二,超光滑,这个高压半导电屏蔽料与中压半导电屏蔽料的根本区别就是这两个方面,超净,超光滑。各位:区别就在这里,哪怕是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不管是直流的,交流的,哪怕是 500KV 的,就是要超净, 超光滑,甚至将来更高耐压等级的半导电屏蔽料,它的要求也是这二个“超”字:超净,超光滑。单以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材料功能来说,我们希望得到的是“0”局放,也就是没有任何的局部放电是由我们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所引起来的,当然,如果是绝缘料,导体,缓冲阻水导电料以及偏心度是它们的责任,就目前而言,前面说到中国只有两家企业生产高压半导电屏蔽料,我们不想垄断市场,也垄断不了市场。目前中国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市场,除了北欧,陶氏等,日本的 NUC 和韩国的DYM 也在慢慢的渗透到中国市场,这两家的产品相比,日本的NUC 的质量水平要比DYM 高的多,可以说韩国的DYM 的水平根本不如中国的。。。原因是国家电网之前禁止使用国产的,而韩国人却乘机而入,进口货嘛,一律放行,就这二家的产品的使用性上,日本人的产品设计比韩国人超前, 产品使用安全,实用性好,加工工艺温和,反复检测中,日本人的热延伸看上去是不合格,具体说就是在烘箱中断的。我们检测日本NUC 的电缆料时(颗粒), 它的交联结构是“半网状”,而制成高压电缆后则呈现“全网状”,全交联的, 这就体现了产品的实用,温和,安全的意义,这样的高压,超高压在配方的设计上及产品制成后在VCV 生产线上可以连续工作 25 天以上,特别是大平方的长距离海缆。



“半网状”

“全网状”


前面提到的中国半导电屏蔽料中压、高压目前的现状,下面再向大家汇报一下中压、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以后发展方向。


中国中压 35KV 及以下的半导体电屏蔽料真正从我们手上问世以来,已经30年了,应该而立之年了,产品也开始逐渐地走向了国际市场。前面我提到世界半导体电屏蔽料的制造大国,肯定是中国的。日本人用海江的半导电屏蔽料制成的电力电缆进入美国市场,并得到UL 认证,这个电力电缆,包括电缆材料的制造大国实际上认可了中国的半导电屏蔽料制造水平的,前美国的 U.C.C 联合碳化公司,现在的陶氏公司在 15 年前要与我合资。当然,他们美国人真正合资目的是吞并中国的半导电屏蔽料行业,控制中国半导电屏蔽料的发展,他们的执行董事与我们谈了半年,最终地方政府不同意而作罢,这是政府行为,在技术上, 美国人是认可我们的了。


那么我们的 35KV 及以下半导电屏蔽料就是白玉无瑕啦?我们的加工稳定性又是如何呢?还有空间提升吗?还有功能性发展空间吗?


先谈中压的,问题是非常多的,提升空间也是由此而产生的,前面谈了碳黑,白油的问题发展空间课题也就应运而生了。第一,我们半导电屏蔽料所选的树脂根本没有专用的,所用的EVA 也可以做耐压 35KV 的电力电缆,也可做人人所必穿的鞋子,做鞋的EVA 技术要求与做 35KV 及以下半导电屏蔽料的EVA 应该有根本上的区别。其他不说,EVA 中的“晶点”,也就是俗称树脂中的“鱼眼” 大小尺寸,存在数量与 35KV半导电屏蔽料的质量息息相关的,电缆的运作寿命息息相关。大家都知道,世界上任何聚合物都有晶点存在,不论是采用什么斧式法,管道法工艺聚合,都无法清除晶点的存在,然而我们国家 EVA 产品开发应用是非常落后的,最早30 年前上海化工研究院有一套迷你型的装置,只能生产14/2 的EVA,改革开放,德国巴斯夫与江苏扬子石化合资各 50%成立了扬子-巴斯夫, 而且是管道法的,这才有了真正上的中国 EVA项目,而且是当时朱镕基总理亲自抓的,另一个项目是上海大众,扬巴的 EVA 产品实际上没有专用电缆料级别的产品,也是通用型的,过量的“晶点”和过大的“晶点”是半导电屏蔽料致命的潜在质量问题。“晶点”它不接收任何助剂,特别是碳黑的解入,它是一个“孤岛” 的存在,不论你怎么加工,塑化,它永远是没有导电性,它也可以被称之为固化的有机杂质,哪怕再添加阻聚剂也无用。然而现状还有一个可怕的地方;许多电缆料企业还特别喜欢购买副牌EVA,就是晶点多、大,的国外料。没有办法啊, 国家尽管严控废塑料,固废进口,但是没有严格进口副牌的聚合物啊,而且市场非常大,从我个人来看,是非常可怕。而世界上的中、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两个霸主;北欧化工,美国陶氏。不论是EVA、EBA、EEA,甚至是PE,都不是选用与鞋类一样的聚合物的,他们都有自己专用的聚合物,自己的聚合物工厂。


因而在这方面的基础材料上,特别是 EVA 及 EBA 和 EEA,真正中国自主研发生产的产品几乎没有,北京与杜帮合作,南京与巴斯夫合作,山东与埃克森合作,而且这些EVA 产品的保密期早已经打开。但是中国真正用在电缆上的,特别是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基础树脂 EBA 是没有的,中国高压半导电屏蔽料,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配方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进口货,德国的,西班牙的, 美国的,法国。应该说,中国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基础材料生命线自己没有真正掌握,而只不过是在中国加工而已。


屏蔽料的另一个产品功能性就是导电,而且也是热敏性导电材料,它有 23℃ 电阻率,90℃电阻率。半导电屏蔽料是聚合物加入导电碳黑,经其它助剂物理加工形成,其中的导电碳黑是屏蔽料的灵魂,是产品价值的体现,非常简单的说, 半导电屏蔽料的好坏,80%取决于你使用的什么碳黑。

一般中国的中压、高压半导电屏蔽料选用的碳黑是炉法碳黑,是用蒽油及乙烯油经过高压喷枪高温燃烧形成。


而这种碳黑的杂质会特别多,S、Fe 是占大部分的,包括喷枪设计不会理也会形成滴落称为“焦碳”,而且油的质量也不怎么好。亚洲,特别是中国自己的石油产品中含S 是世界第一的,这是因为与地理结构相关所导致的,那么刚才说到中压半导电屏蔽料选用的中国碳黑的事,它的使用结论是:杂质比较多,难分散,难分散就是导致导电率下降,特别是 90℃电阻率被破坏性特别大、这种杂质在XLPE 界面上会留下许多残留物,这种残留物就是嵌入 XPLE 绝缘料界面中的黑点,它影响电缆的局部放电 PC,局放一大,电缆的寿命就缩短,甚至击穿烧焦……这一些现象都是由碳黑而引起的,非常可怕,在行业内、屡见不鲜、有的电缆厂处罚比较厉害,明明 2 公里电缆有黑点,局放不合格,可以说 20 公里电缆有黑点,局放大…罚个几十万不在话下 …你也不可能去剩余 20 公里外屏确认有黑点残留、这种现象如果不从选用碳黑的根本上解决的话,其他制造过程的工作就是做无用功!更谈不上产品有利润了。


而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所选用的碳黑、不但考虑到优良的导电性还要考虑到其杂质金属离子的存在的多少!碳黑要求细致到如此程度才能确保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应用成功!


高压、超高压目前存在的缺点,一个是基料的问题,一个导电碳黑问题, 我们高压,超高压工厂用碳黑是进口的,也就是我们国产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将来的发展方向和空间。北方燕山石化已经准备立项EBA项目了。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在世界上的认同,许多国家已经加入其中,以我们海江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来说,产品已经出口到东欧,南美,中东,东南等市场,当然这些产品的耐压等级是中压的,35KV 及 110KV 以下的,我们中国的高压、超高压半导电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30 年前我们队对美国U.C.C、英国B.P 等国外产品是望尘莫及,而今天可以说是望其项背了。我想过不了多久,一定是并驾齐驱了。产品技术方面以35KV 及以下来说已经达到北欧,陶氏同类产品的要求,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料的未来就在眼前,前几天,国家电网, 西交大已经立项 500KV 的XLPE 和屏蔽了。在国家稳中有进的发展大好形势下,使我们大家看到高压、超高压半导电屏蔽材料全面国产化,指日可待!


冯琥生,国产屏蔽料的发明者,参加制定35KV屏蔽标准制定,参加国家电网公司220KV标准制定,马上邀请参加上海电缆研究所及机械电子工业部220KV的国家标准的制定,专家论文有:《国产高压屏蔽料的开发与应用》,《屏蔽料的生产与制造》,《EVA在屏蔽料中的应用》等等。

 

 

PCL - polycaprolactam聚已内酰胺 点赞(0) 投诉

P: 2019-08-28 14:44:10

2

好文章

XLP - crosslinked polyethylene交联聚乙烯 点赞(0) 投诉

P: 2019-08-28 14:52:26

3

非常好的文章

battery - 组;电池,机组;电池组 点赞(0) 投诉

P: 2019-08-28 14:52:54

4

非常好的文章

SIS - 单芯耐热 90℃合成橡胶绝缘局内用配电线,此线具有防潮耐燃特性。亦可用交连聚乙烯绝缘,导体尺寸范围为 AWG#14~AWG#4 /0。 点赞(0) 投诉

P: 2019-10-19 10:16:16

5

非常好的文章

double screw extruder - 双螺杆挤出机 点赞(0) 投诉

P: 2019-10-26 11:15:32

6

冯总好文才。

longitudinally halved mechanical sleeve - 纵向对开式机械套管 点赞(0) 投诉

6


你需要登录才能发表,点击登录